伦敦之行(图)

}

然而,玛格丽特还是有过一段惬意的生活。这段日子里她忘却现实,彻底放松,懒散度日。然而这绝对不是罪过,因为这段日子是由卫理公会的牧师罗纳德N斯金纳带着她度过的。他邀请11岁的玛格丽特离开父母独自和他一起拜访他在伦敦汉普斯特德的家人。“我在那儿待了整整一个星期,”她后来对崔西娅默里说,“生平头一次享受到了快乐的日子!”

对一个来自小镇、出门最远的一次就是从格兰瑟姆到海滨小镇斯凯格内斯度假的女孩来说,伦敦绝对令她大开眼界,兴奋不已。玛格丽特参观了各种景点,包括白金汉宫门前的卫兵换岗仪式、伦敦塔、圣保罗大教堂和伦敦动物园。“我们被带到了剧院,欣赏了一部名为《沙漠之歌》的音乐剧。剧院里人头攒动、灯火通明,我非常兴奋。”

近半个世纪以后,玛格丽特撒切尔这位前首相在写作自己回忆录的上册时,以同样的热情强调了这次童年经历的非比寻常。我对伦敦和斯金纳夫妇依依不舍,他们主随客便、热情周到的款待使我体会到了法国外交家塔列朗的话:“生活是多么甜蜜。”

伦敦这次令人兴奋的旅行和格兰瑟姆工作狂式的冷静生活形成了强烈对比。玛格丽特吝啬母亲的训诫约束已然开始碎裂。对母亲训诫的怀疑也没有得到母爱的肢体语言的弥补。玛格丽特小时候,尽管比阿特丽斯也拥抱、亲吻过她,也曾抱着她哄她睡觉,但这些母爱特有的肢体接触都少得可怜。玛格丽特自己后来生了双胞胎、做了母亲以后,给孩子的肢体接触同样也少得可怜。 玛格丽特的童年难以置信地沉闷且无趣。只工作不玩耍没有让玛格丽特成为一个傻姑娘,反倒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姑娘。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所受到的教育极大地激励了她,这既包括她在格兰瑟姆上学时受到的教育,也包括她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教育。

1930年9月3日,玛格丽特罗伯茨在亨廷托尔路公立小学注册入学,这一天距离她的5岁生日还有六个星期。亨廷托尔路公立小学是格兰瑟姆镇公认的最好的小学,现代化的校舍是16年前修建的。阿尔弗雷德罗伯茨选择让女儿就读于这所学校,主要是因为亨廷托尔路小学是一所非宗教学校。在两个女儿的教育方面,阿尔弗雷德一直思想开明。 (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