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施坦因看苏联红军(下)

}

作者简介:Me410,江苏南京人,主要撰写近代战争历史。最早在2008年于《战舰》杂志发表了“日本海军阿号作战始末”一文。此后笔耕不辍,迄今已发表各类文章50余篇。

全文共4785字,配图5幅,阅读需要14分钟,2021年10月22日首发。

本文由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著名的德军将领之一的曼施坦因撰写,收录于1956年由利德尔﹒哈特编撰出版的《苏联红军》一书。

第一次打击于1944年1月开始实施,德军北方集团军群针对列宁格勒的长期围困被解除。到3月底,后撤的德军终于依托佩列普乌斯河构筑起新的防线,才阻挡了红军的攻势。

第二次打击旨在收复乌克兰。在黑海和普里皮亚沼泽地之间,红军发动了数次小规模攻势。德军被赶回到了波兰和罗马尼亚边境线上。即便如此,德军仍未遭到真正的失败。有两次,德军遭到了红军钳形攻势的合围。2月份有两个军在切尔卡瑟被围;3月份第1装甲集团军在第聂伯河上游遭到合围。但是他们都避免了一年前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的悲惨命运。同时期红军的战略计划很可能是想在基辅附近实施战略突破,然后直趋黑海,以实施一个大的包围战。但这个计划最终并未能实现。德军得以沿着波兰和罗马尼亚边境重整防线。

第三和第四次打击则分别导致了克里米亚的陷落和芬兰境内的卡累利阿地峡的失败,并最终促使芬兰退出战争。俄国人敢于在战线的南北两端实施这些攻势行动,充分表明了红军的强大实力。

对德军而言,红军的第五次打击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决定性战役。红军的四个方面军,总共146个步兵师,连同43个装甲和机械化旅对中央集团军群实施了战略合围。由于己方防线过分伸展,且后方的预备队数量不足,德军遭到了惨败,总共大约损失了30个师。红军借此长驱直入,直抵维斯杜拉河沿岸。随着红军推进到苏联边界,第六此打击也接踵而至。此时红军的战略重心又回到了乌克兰战场。其战略目标是西乌克兰重镇利沃夫。由德军南方集团军群一部改编而成的北乌克兰集团军群遭到了沉重打击。红军的攻势狂潮一直推进到华沙南翼的普瓦维和桑河一线。

紧随其后的第七次打击则把目标指向了由原南方集团军群另一部改编而来的南乌克兰集团军群。在北乌克兰集团军群先前失败的基础上,这次攻势彻底撕碎了德军的南翼战线。在这次战役中,红军的炮兵密度达到了每公里正面240门之多,足足超过德军10倍。红军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由罗马尼亚的背叛造成的。这是一次重大胜利,不仅消灭了大量德国军队,而且开启了通向匈牙利和巴尔干半岛的大门。第九次打击是于这年年底开始的针对布达佩斯和贝尔格莱德的攻击。

与此同时,在战线的北方,红军的第八次打击一直打到了东普鲁士边境的梅梅尔,从而切断了德军北方集团军与德国本土之间的陆路联系,只能被困在库尔兰半岛。坐困与此的德军先后六次顶住了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敌人的进攻,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基本事实,即这是希特勒犯下的一个严重错误。他把军队放在了一个易受攻击的位置上。这对于正准备进军帝国本土的红军是非常有利的。而困守库尔兰的部队则无力对进攻中的红军的侧翼构成威胁。

在北极圈内,红军针对芬兰北部佩萨莫矿区的攻击构成了“十次打击”的收尾。在此之后,沿着东普鲁士边境、维斯杜拉河和匈牙利一线,红军的攻势再度停了下来。这主要是因为红军的攻势行动已经耗尽了能量,而且面临补给困难。也许俄国人担心如果此时强渡维斯杜拉河,将暴露其侧翼;也有可能是斯大林希望的他的西方盟友们付出更大的牺牲。此时的西方盟军尚未突破德国西部边境的防御阵地。红军的总兵力已经从1943年10月的1320万降至1945年1月的1240万。这反映出红军所遭受到的巨大伤亡。战争爆发时,红军步兵师的定额标准是12000人,但此时已经下降到6000至8000人。而实际的兵员数量大概维持在4000至5000人。

图2 败退中的德军总是要实施焦土政策。一辆装备了大铲刀的火车机车,一边前进,一边挖断身后的铁路枕木

1945年1月,红军利用其短暂的休整时机再度扩充了部队数量。步兵师从513个增至527个;装甲和机械化旅的数量从290个增长之302个。相比之下,德军部队的数量持续下跌。原先的190个师此时已经缩编至164个,而且其中还有许多仅仅维持在团级规模。在东线万红军。

苏军的物资器材状况也获得了改善。坦克的数量从1944年6月的9300辆增至1945年1月的13400辆。而当面德军的坦克数量则维持在3500辆。原先的29个炮兵师此时也扩充至43个。此外,到1944年12月,红军一线架。

为进攻帝国本土,红军做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根据进攻地段的地形特征,每一个步兵师都得到了一支能够及时克服地形障碍的运输部队的支援。对野战工事的攻击能力也被特别加以强化。让步兵躲在炮兵的弹幕射击之后缓慢向前推进成为标准战术。此外,红军还组建了经过强化的坦克集团军,其任务不仅仅是为了在德军防线上撕开缺口,而且还要协助后续部队尽快将整条防线加以摧毁。为此,坦克部队与空军之间的联络条件得到了改善。空军将根据坦克部队指挥官的命令,随时为其提供空中支援。

根据苏联方面的说法,针对维斯杜拉河防线日开始。但是应丘吉尔的请求,进攻日期被提前了一周,以尽快缓解西方盟军在阿登前线受到的压力。

由科涅夫元帅指挥的乌克兰方面军突破了巴拉诺夫桥头阵地。朱可夫指挥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则突破了普瓦维和马格鲁兹夫。在华沙以北,由罗科索夫斯基指挥的第2白俄罗斯方面军向西北方向发动进攻,一直攻到了旦泽湾。与此同时,第4白俄罗斯方面军从东方攻入东普鲁士。

蒸汽压路机的总体实力约为275个步兵师、22个坦克军和另外29个坦克旅、3个骑兵军。根据苏联的说法,红军占据着绝对的兵力优势:步兵7.7︰1;火炮6.9︰1迫击炮10.2︰1;坦克4.7︰1。另有7700架飞机负责空中支援。

如同库尔兰半岛的情形一样,德军在东普鲁士的部队也遭到孤立。红军已经抵达屈斯特林到奥波莱之间的奥德河一线。而且由于维斯杜拉河至奥德河之间的铁路大多完好地落入俄国人手中,所以红军的进攻势头本可以维持下去。如果他们真的选择这么做的话,恐怕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向柏林挺进。但是出于政治和战略上的理由,针对柏林的进攻又拖延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开始。首先,红军的侧翼已经暴露。所以在跨过奥德河之前,红军必须首先消除来自东普鲁士、波美拉尼亚和南西里西亚的威胁。政治上的原因则是斯大林希望迫使西方盟军付出更大的牺牲。后者此时正忙于跨越莱茵河。事实上,俄国人离柏林已经如此之近,使其确信可以先于盟军夺取它,所以并不在意时间上的延宕。

4月16日,当针对柏林的第一波攻击开始时,来自波美拉尼亚和东普鲁士的威胁已经被消除。德军在匈牙利、奥地利和斯洛伐克的防御也已经崩溃。苏军计划对位于柏林东南方向的施普雷瓦尔德的德军集团实施双重合围。在北方,第2白俄罗斯方面军向梅克伦堡挺进,以掩护从屈斯特林发动攻击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的侧翼。后者计划从北面包抄柏林,然后与从南面赶来的第1乌克兰方面军实现合围。红军在这场战争中最后一次大规模合围战中充分体现了他们强大的实力。被选定作为突破口的进攻正面只有七公里的宽度。但是平均每公里地段部署了250门大炮。6300辆坦克打算从这个狭窄的突破口涌入。他们得到了8000架飞机的支援。大部分坦克被编入两个坦克集团军内,用于从南北两个方向攻入柏林。

纵观红军自1943年以后的发展,可以发现,为了把红军打造成适应战争需要的新式军队,俄国人付出了巨大努力。有两个特点尤其令人印象深刻:首先,鉴于在从平民中征召新兵时显得全无顾忌,所以人数上的巨大优势使得红军的战略战术风格较为粗旷。它并不关注那些可能会导致重大伤亡的战术。其次,红军士兵在战争中极能吃苦耐劳。事实上,几个世纪以来,俄国士兵已经习惯于忍受艰苦的环境,很少抱怨。

红军指挥官从战争第一年的灾难中学会了很多东西。到1943年夏季,红军最终学会了德军的攻击方式,即从敌军战线中选定一个地段实施突破,坦克然后从这些突破口中涌入,最终包围和消灭敌人。由于拥有庞大的人力资源储备,红军可以通过使用大量步兵在少量坦克的支援下对敌人的前沿阵地实施突破。而由坦克军和机械化军组成的大型快速兵团则被保留下来,用作第二轮攻击,即从突破口涌入,对敌纵深实施深远规模的破击。

集中兵力的原则被反复强调。而由于拥有大量兵力,这一原则很容易得到贯彻。当德军试图发动反冲锋时,红军的反应速度也得到了明显提升。当然,在此过程中,一线部队经常受到来自高级指挥部的责骂——这表明红军原有的弱点并未得到完全克服,但是它所取得的进步无疑是巨大的。

尽管红军的进攻模式显得有些千篇一律,但是其对大型战役的组织能力还是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实际作战行动的准备阶段通常是缓慢的。但是一旦开始行动,红军就会表现得迅捷无比。无论是巩固战线的需要还是黑夜都不能阻止其前进。直到部队完全精疲力竭且给养耗尽之后,攻势才会自然停顿下来。

在整个战争期间,红军始终着力改善各部队间横向合作的能力。步兵作为军队主力的地位从未动摇。但在进攻作战中,由于越来越依赖于坦克支援,步兵的地位日益降低。但是在坚守阵地和执行渗透任务时,红军步兵所表现出的卓越能力还是值得钦佩的。在这场战争中,古老的经验再次得到证实:俄国士兵可以克服那些在西方士兵看来无法克服的地形障碍。

图4 进入巴尔干的苏军骑兵。直至战争末期,骑兵仍然是苏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整个战争期间,集中炮兵火力的原则得到日益深入的贯彻。在经受了第一年的惨痛损失之后,由于火炮数量严重不足,红军被迫大量以迫击炮作为补充。但在火炮生产回升之后,红军开始以其新补充的大炮组建了大量的炮兵师,甚至还包括火箭炮师。在重大进攻行动之前,红军总是使用弹幕射击的方式,以扫清敌方步兵的抵抗。但是由于其指挥控制水平落后,占据优势的红军炮兵始终无法压制住德军的炮火反击。

红军把其坦克划分为两种类型的部队,即用于支援步兵的坦克分队和纯粹的大型坦克兵团。一开始,这些兵团是坦克军。战争后期又出现了坦克集团军。在1944至1945年的历次攻势行动中,坦克集团军扮演了决定性角色。与此同时,反坦克防御的能力也被显著提升。此外,尽管即便是在红军最精锐的坦克部队中也从未配备类似于德军中所装备的先进工兵器材——更不必提及美军中所装备的优良装备了,但是红军的工兵仍然表现得极为出色。他们特别擅长快速布雷和架设桥梁。他们也善于迅速挖掘战壕并对其实施伪装。红军各个部队之间的无线电通讯量远较德军为少。坦克之间的无线电通讯更是极为有限。

红军的空军被置于陆军的指挥之下,专门为其提供支援。但其表现很难与其庞大规模相称。与德国空军相比,红军的装备过于原始,所以不能指望它们有上乘的表现。但是这些原始的装备也有其优点,即便于生产、操作和维护。与西方军人相比,俄国士兵很少依赖其后勤补给。因此在部队中战斗和非战斗兵员的比例更加倾斜。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红军的后勤补给部队。事实上,一支规模较小的后勤补给部队更加易于组织和指挥。它的主要职责在于维护和抢修坦克。

最后,有必要再次强调红军的优势兵力原则。自1943年春季之后,由于兵力充足,红军指挥官从不需要通过放弃部分阵地来巩固其余阵地。甚至在战争的第一年,他们也不愿与占据数量优势的敌人作战。事实上,他们从不打算从这样的敌人的手中夺取胜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